童辞逸_

老狗比 童辞逸 你可以叫我狗辞
在欧美死的很开心
全职 APH随缘写
轻度洁癖

我们一起学辞逸叫
一起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颓废多日
封笔几年
等我回来

【混杂】家庭关系(3)

[说明]

  更加短小 经 @海棠花下 的建议 更改些许
  谢谢介意 才疏学浅  若仍有欠缺 欢迎指出
  观文愉快

 

  四个星期其实很难等,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,Peter感觉这是最难熬28天了,这和让自己离开游戏28天是一个等级的难受。

  虽然每天都会背着自己的爸爸,偷偷跑到外面给他的男朋友打电话,被自己的妹妹抓到过一次——还好自己能拿Remy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把Lorna贿赂贿赂,算是封口费,但要想帮自己出去私会就比较难搞了。

 
  Peter终于熬过头了,Remy回来了。第二天他...

【混杂】家庭关系(2)

[说明]

  好吧,最近选择写这个。
  低产萎靡,短小第一。
  对了,剧情不是按照顺序来的的,我心情怎么样就怎么写x

 

  Wanda,一个酷爱心理学的女性,极为善于揣摩他人心思。她在高二的时候遇见了第一个她无法琢磨透的人,是Stark集团的一个机器人,姑且就算是Tony Stark的儿子。

  她一直对机器人所抱有的情感疑惑不解。

  人们总认为机器人的情感是虚伪的,早已被设定好的,并不是真正拥有。所以每当自己和Vision牵着手,像普通情侣一样逛大街的时候,她经常在疑惑Vision的处理感情方式,他的大脑里会...

【混杂】家庭关系(1)

[说明]

  低产萎靡 最近生活有问题 短小第一

  私设如下
  Wanda 大学生
  Peter 高中生[面貌为XCU]
  Lorna 初中生

  三个孩子是Erik年少四处留种的产物,最后一个个找回家的。
  分别是 七岁  五岁  三岁 时抱回家。
  前情铺垫没啥,就是目前日常。
 

  “我真的不可以去科隆游戏展吗?”

  Peter坐在桌前,抿了抿唇,考虑了很久才向对面的Erik开口。

  “不可以。”

  Erik抖了抖报纸...

太 可怕了
我受到了惊吓

【伞修】秋信

[说明]

这次尝试了一下书信体,【受法老影响不浅,听了亲密爱人】依旧是奇怪的排版,不要在意文章的格式,懒得管。

依旧是刀子,但我已经在调整了,尽量避免出现一些不适内容。

这篇文的时间大概定在上世纪三十年代。
文中为了贴合那段时间,部分“她”为“伊”。
忽略相识的时间,文章需求。
有莫橙乱入 雷者可自行忽略。

才疏学浅,文笔不佳,不喜请喷

秋信

九月的某日,秋分。

乌桕上叶已全是红色,微微起了点风,穿过半开的窗户,吹起了他有些乱的发,吹断了许久未弹的烟灰,落在桌上的纸上。迟迟未装进旁的信封里,被一支钢笔压着。
字体并不是非常好看,但着实是用了心的。一笔一画,清清楚楚。

沐秋
见字如晤。
近况如何?你离去后的第四年我才提...

【王叶】无神

[说明]

近期了解了法老世界末日那首歌的一些故事,并且听了许久脑子里突然产出的一些东西。
大概在国庆期间写这些,有些奇怪。
排版也有点奇怪。
提前打个招呼,刀子,没糖,别看了,没有。

OOC预警 人性扭曲 立意不正 不适者请避让

才疏学浅,文笔不佳,不喜请喷

无神

“叶修!”王杰希跑过去,近乎暴虐地扯下了叶修手中的针管,扔到一边,“你还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“哟,这不是王大眼儿吗?”叶修扯了下嘴角,右手撑着墙壁,左手颤抖着举起,指着面前的人,“你咋有闲情逸致找哥?”轻轻戳了戳他的肩。
王杰希抓住他抖得厉害的左手,将他抱紧在了怀里。

普遍的反应。

全身止不住地颤抖,此刻他其实已无力去抵抗些什么,但撇头看见被王杰...

【朝耀】七夕

[说明]

首先 感谢这位少年所提供的梗@蕙籽 
由于不可抗力的因素无法在七夕当日发,只好在这天。
而且因为部分原因,不会写糖,本篇巨短小。
忽略文中的时间bug。

才疏学浅 文笔不佳 不喜请喷

七夕

“耀,抱歉。可能七夕没有办法陪你了。”

在八月二十四号的时候,亚瑟收到了公司总部的指示,二十六号要回伦敦开一次重要的会议。作为在中国分部的经理,亚瑟不得不回去参加那个该死的为期十天所谓重要的会议。

“是吗?那没事,也不差这一个七夕的。”

王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原本憧憬着七夕会过得很浪漫的念头彻底被摧毁了。内心低落无比,想去挽留他不走,却又不敢,只能佯装无所谓,绽放出笑脸,摆摆手。

所向往不过一个安逸的世界,
而我却偏偏要辞别。

© 童辞逸_ | Powered by LOFTER